杂食 别fo 百无禁忌

国设,短篇,一发完

露米,主米视角

大概就是抄了一遍历史书

    


1991年的圣诞夜,阿尔弗雷德·琼斯拨动转盘,向笼罩在帝国崩塌的悲哀中的克里姆林宫拨打了一个远隔重洋的电话,他以从未有过的耐心听完了听筒里近一分钟的空洞的忙音,最终带着遗憾放下话筒。他恍恍惚惚地想,这真的是最后了。他转过身,新年的钟声敲响,世纪的终章翻篇,整个西方世界都沉溺于圣诞的到来与宿敌的死亡的旷世狂欢之中。他却跌跌撞撞地将自己锁在了空无一人房间中,任凭酒精与回忆将自己吞没。

他从未探究过他们之间的所谓的爱情的期限。年轻的国家生命太过短暂,又太...

  “你是一个冷血动物。”阿尔弗雷德最终下了定论。 
  伊万已经快要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我说真的,万尼亚——”阿尔弗雷德却很兴奋,他兴致勃勃地摇着伊万的手臂,想要为自己的奇思妙想找一个听众,“我发现,你是一个冷血动物! ” 
  然而唯一的听众态度十分敷衍。伊万处于半梦半醒之间,无奈地回应:“好,好——你是一个深夜依然勤奋钻研生物学家。” 
  “冷血动物缺少自身调节体温的机制 ,无法自己使自己温暖,只能依靠外界的温度高低来调控自身的温度高低,所以他们会下意识追逐阳光,来使自己温暖。” 阿尔弗雷德无视了他的冷嘲热...

© 叶琅 | Powered by LOFTER